联系我们 MORE
宁波资深律师王娟梨
联系人:王娟梨律师
邮箱:lawyerwang0505@163.com
浙江铭生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联系电话:13967838372
地址:宁波市江东区百丈东路787号包商大厦17楼
实务研究 所在位置:首页 >实务研究

分手了,能跟别人要分手费吗?
  预览:   更新日期:2019-09-23 12:32:32  

娱乐圈从来不是什么岁月静好之地,这不19年头一个大瓜就发生在著名演员吴秀波身上。


18日下午,演员@陈昱霖木木 的微博发布一张图片,彻底引爆社交网络,矛头直指著名演员吴秀波


透过文章,一对可怜无助,试图借助社交网络力量,挽救女儿自由的父母形象跃然纸上。但好戏才刚刚开始,后面的剧情才越来越精彩。


随后剧情反转,微博用户@吴秀波工作室连续发布律师声明,吴秀波妻子何震亚声明。声明中,何震亚表示自己因为忍受不了长久以来受到第三者的巨额勒索,最终决定报警,让警方和法律还给自己和家庭一个公正的裁决。她还表示,在勒索过程中,对方的价码一再升级,从最开始的几百万,到最后的几千万,可以说是狮子大开口。


律师声明(律师函),从侧面证实了陈梦琳(陈昱霖)被拘留的事实,但否认18日下午陈昱霖父母发布的《公开信》内容真实。


(陈昱霖父母再次发声)


19日,陈昱霖父母再次发文回应吴秀波工作室,文中回首往事试图说明陈昱霖原本单纯可爱、陈昱霖的家庭家境一般,其父母认为陈昱霖固然有错,但不至于要上升到刑事犯罪。

(女方被披露生活奢靡)

(女方回应)


从这里我们不禁要问:向男女朋友索要分手费,一定会构成刑事犯罪吗?


答案是否定的。


现实生活中,因一方婚外与他人发生婚外情,发生分手(即解除同居关系)时,一般女方会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所以要求男方支付分手补偿费、青春损失费、或者精神补偿费,或者要求打欠条、签补偿合同等。否则,就要死要活,甚至以暴露隐私、死缠烂打、使用暴力等手段相要挟。我们先看看刑法上是如何定义敲诈勒索的


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从敲诈勒索罪的客观要件入手,敲诈勒索的客体只能是财产所有权,因而其犯罪对象只包括公私财物,而不包括人。


敲诈勒索罪数额认定标准如下: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以2000元~5000元为起点;“数额巨大”,以3,0000元至10,0000元为起点;“数额特别巨大”,以30,0000元至50,0000元为起点。



现行的司法审判实践对“分手费”采用了相对较为保守的态度,但理论上并非全无法律基础,司法实践中也有诸多肯定性的判决。分手费主要涉及两个问题:

 

第一,性质的确定。即在“分手费”的名义下,该笔给付所对应的内容,是对分手之前的某项特定事项的补偿,还是笼统性质的补偿,还是属于慷慨的赠与,应当有较为明确的定性。

 

第二,数额的确定,即当事人应当有合理的期待。上文已经阐述了若干事项的“赔偿”可能性,但这并不代表这个数额是相对确定的。事实上,分手费数额的情况,可能还需要考虑恋爱同居期间的长短、分手的过错原因、请求分手费一方的“牺牲”或“损失”,给付分手费一方的社会地位与经济能力等多项因素,并且建议在协议文书中对这些参考因素进行明确,而不是一个抽象的数字,这样如果发生争议之时,也多了一些论证正当性的依据。

 

分手相关协议的核心目标,听起来很简单:支付分手费的一方能确保“一笔勾销”,不再操心或担心此事;而接受的一方,则确定性取得并保有这笔钱。但是这个往往并不容易实现。因为在实务中,解除同居关系过程中可能更为复杂,特别是涉及到知名人士或者企业家等群体的情况,数额可能不菲,而且往往还会涉及到保密义务、其他不作为义务等。因此,拟请求分手费一方以什么样的方式提出,以什么的理由提出,提出多大的金额,如何通过协议明确双方的相关权利义务,如何通过协议条款来确保协议执行的确定性,其实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项。毕竟,谁也不想因分手被“敲诈勒索”,而拿钱的这一方则更不想被套上“敲诈勒索”的刑事帽子。


从刑法敲诈勒索罪构成要件看,正常的索要分手费不会构成敲诈勒索,但是如果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采用威胁、要挟、恫吓等手段来索要分手费,那么就有可能触犯刑法了.


案例一:被告人以纠缠骚扰被害人及威胁其家人人身安全为手段索要100万元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2017)京01刑终571号)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2015年7月至2016年1月间,被告人王某在本市海淀区锦秋家园、人大附中及被害人杨某的单位等地,以与被害人杨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为由,采取纠缠、骚扰杨某及其家人,以及威胁杨某家人人身安全等方式,向杨某索要现金人民币100万元,后于2016年1月21日,在本市海淀区学院南路清鑫泉茶馆收取杨某给付的人民币70万元。


经查,上诉人王某所提其没有向杨某索要过钱款的上诉理由,在案的通讯记录和截图证实,王某给杨某发信息“钱打卡里,各自安好,这是我的底线。”“算了,11万,同意分手。”“我不觉得我狠,分手的正常都是20起,我认识的,没有比这低的,所以我还会要的,你要有心理准备,何况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是为了钱,但现在你只能给我钱了。”“给我留100,这是我的底线,然后各自过各自的生活……”等等,上述证据证明王某确有向杨某索要钱款的目的和行为。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严重干扰他人正常工作生活,使他人产生恐惧心理,继而勒索他人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应予惩处,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责令被告人王某向被害人杨某退赔人民币七十万元。北京市一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二:被告人以曝光被害人裸体照片为要挟索要4000元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2006)一中刑终字第02993号)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石**自2006年3月以来,以向被害人何某(女,21岁)的父母发送被害人的裸体照片相要挟,向被害人何某索要人民币4000元。遭到被害人何某拒绝后,被告人石**又发电子邮件给被害人何某的母亲宋某,利用自己手中有何某的裸体照片相要挟,向宋某索要人民币2万元。2006年5月13日,被告人石**被抓获归案。


法院认为,被告人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他人隐私,敲诈钱财,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应予惩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石**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北京市一中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案例三:被告人宋某某以公开性爱视频、身上有炸药要与被害人一起去死等内容威胁谢某给钱20万元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3)深中法刑二终字第752号。


二审法院查明,原判认定,2011年8月,被告人宋某某与被害人谢某通过QQ聊天认识,后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2013年1月,被告人宋某某向谢某提出结婚,谢某不同意并不愿意再与宋某某来住,宋某某因此要求谢某支付20万元分手费,谢某不同意。之后,被告人宋某某不断给谢某发手机短信息,以公开性爱视频、身上有炸药、要和谢某一起去死等内容威胁谢某给钱。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宋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威胁的方法,强行索要他人财物,且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依法应予惩处,判处被告人宋某某有期徒刑四年。


此外,还有案件事实涉及在索要财物时对被害人当场使用暴力或拘禁被害人,被告人被法院判决构成抢劫罪和非法拘禁罪。


[ 关闭 ]
上一篇:专家:“转发500次可定罪”可能被用作陷害工具 下一篇:刑事犯罪领域呈现五大新动向

首席律师| 法律知识| 律师风采| 服务范围| 案例展示| 客户留言| 联系我们|
全国客户服务热线:13967838372   联系人:王娟梨律师 ADD:宁波市江东区百丈东路787号包商大厦17楼
邮箱:lawyerwang0505@163.com   宁波资深律师王娟梨©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 Reserved   备案号:浙ICP备17017774号-1
友情链接:
网站关键词:宁波法律顾问 宁波刑事律师 宁波刑事辩护律师 宁波婚姻律师 宁波离婚律师